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4  

2013-08-13 18:05:23|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在暑假去消夏时,在山上栈道的一个转角,我看见被大石围起来的潭。山上的水几乎都是冰的,十分清凉。那潭也很清澈,尽管色泽幽深,但仍然清晰见底,很漂亮。那年夏天非常闷热,我和堂兄都出了一身汗,看见这种既清,水又浅的潭子,就跳下去游泳。没想到看起来清澈见底的潭水很深,我们够不着底。
  
  “因为习惯了可以看见底的水潭都很浅,所以误以为这样清澈见底的潭水也必定很浅,错误地估计了它的深度,结果差点被淹死。”
  
  ※
  
  迹部望了一眼正从校门走进来神色漠然的女生。
  忍足泡的女生多得数不清,但真正会说“漂亮”或“有趣”的女生却极少。
  七川夏子和幸子就是那极少里的两个。
  
  七川夏子的确是漂亮,但漂亮的女生也很多。单就容貌来说,夏子漂亮,但在漂亮的女生里,却也只是普通。
  夏子就出色在不仅漂亮,交际手腕强,待人和气,交友广泛,善于帮助人,无论是怎样的人,即使不喜欢,也觉不讨厌她。
  并且夏子尽管每个人都知道她出色,却不高调,懂得在适当的场合收敛自己,甘当绿叶衬托别人,很好亲近。
  再加上家庭富裕,成绩优异,再加上甜美温柔让人难以抗拒的笑容,就变成了极其出色。
  
  但是那个七川幸子,除了漂亮,还有什么呢。真要说的话,尽管是孪生,漂亮也不及夏子。
  幸子的神色太冷漠,个性也冷淡,做什么都淡薄,眼神安静,太收敛,使本该漂亮的脸变得呆板。
  成绩也普通,在班上交际也一般。也不会亲近别人。
  
  人与人之间终是存在着难以抹平的差异。
  
  ※
  
  并不是清澈见底的水都是浅的。
  并不是所有深藏不露的家伙眼睛都是深邃的。
  如果错误估计,
  最浅的水也会把你淹死。
  
  ※
  
  忍足说的那个有趣的故事中那个潭水是指七川幸子么。
  迹部转身笑了,七川幸子不过是个有些小聪明的普通女生罢了,忍足太高估她了。
  要知道,陷阱是有双重的。
  
  ※
  
  因为之前夏子已经来过学校,那么另一个自然是普通的妹妹幸子。
  这样错开来,每个人便都分辨得出夏子与幸子,同时还可以注意到幸子是用白色发带扎着高高马尾的那个。
  幸子顺利地走进了冰帝学校门口。
  
  冰帝有很好的绿化。寻着“七川幸子”的记忆,教室是在这条林荫路的尽头。
  脚下是石子路,路两旁被松衫夹道。夏季,松杉茂盛到极点,在阳光下,一片泛着光芒的绿色浮泛着。
  “七川幸子”那些记忆十分零碎,并不完整,一下子如何也想不起具体位置究竟在哪。
  虽然还没到上课时间,但冰帝学院里的班级极少大声喧哗,维持着他们贵族的优雅。
  尽管记忆不是很清晰,但可以判断在二年级的教学楼里,最吵闹的必定就是要找的班级。
  因为夏子很受欢迎。而她与夏子在同一个班级。
  
  即使之前不明白幸子与夏子之间究竟有多大差异,那么在踏入教室的那一刻,也完全可以懂得。
  虽然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幸子”就是“幸子”。是逊色的妹妹。不被注意不受欢迎。
  
  白光涌动.松杉葱郁青翠,有淡淡的金光洒在窗台,像细工笔优雅描绘着轮廓。
  神色淡然的女生拉开门走进来。班里明显地以某个点为中心,聚成了一个小圈子在热闹地讨论。
  听见拉开门的声音,也只是少部分在圈子外层的人回头用一种漠然的眼神望了一下,便转过头更热烈地讨论起来。
  七川幸子对这个班级来说就像是摆设一般,可有可无。
  幸子的位置在夏子旁边。看了一眼围得水泄不通的位子,女生不着痕迹地皱起了清秀的眉。
  
  “七川同学。”在喧哗声中,静静地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清晰地穿过所有的喧哗,落入女生的耳里。
  幸子淡淡地转过头,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声源。一个银灰发色的少年望着她,温和地微笑着,笑容干净。记得……那个人,应该是叫凤长太郎吧。
  女生淡淡地皱着眉,但在“七川幸子”的记忆里,以前似乎与他并没有太多交集。
  幸子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看着他。少年笑得干净不落尘埃,“七川同学,我身后那个位置是没有人坐的。”
  
  ※
  
  我将一直记得。那个对我笑得单纯干净的少年。
  
  ※
  
  看了一眼夏子旁边的座位,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安静下来。
  幸子向后走去。凤长太郎的位置靠着窗。而他身后的位子是最末位。是教室的最角落,也是最安静的所在。但那个方位一直是许晴天最喜欢的。
  把书包放在长太郎桌上,女生把椅子拉开,准备坐下,却看见少年把自己的书包拎了起来。
  幸子漠然地抬眼看着他,少年温柔地微笑着解释,“我忘了告诉你,因为一直都没有人坐,所以桌子和椅子都有些灰尘。抱歉。”
  把女生的书包放在自己的书桌上,凤长太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两张纸巾,幸子接过其中一张,弯腰擦椅子。
  
  擦完椅子,幸子淡然地抬头,望见凤长太郎正细细擦拭桌子的边角,淡淡的初阳把少年英俊的脸部线条勾勒得干净温和。
  就像动漫里一样,是个温柔细心的少年。
  幸子冷漠淡薄的神色微微地柔和下来,淡淡地坐了下来,“谢谢。”
  少年抬头,弯着柔和的嘴角,“不用。”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