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9  

2013-08-17 11:59:44|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廊里有些声响,隔着门传出教室里的声音,但大抵还是安静的。
  忍足走过来,往常非常热闹的那个班此时却安静许多,有些诧异,就看见一个老师背对着自己,在教室后门处的长廊在对谁训话。
  原来是因为老师在。不知是哪个倒霉鬼被训话。不过那跟自己没关系。
  笑了笑,忍足拉开门,教室里立刻来了一片倒吸一口气的声音,然后便是尖叫。
  优雅帅气而足智多谋,又是网球部正选,忍足极受少女们的欢迎。
  
  往常应该为了避免麻烦而尽快走出来的夏子,却满脸担忧地坐在位子上望着长廊。
  “夏子。”忍足不得不出声提醒。
  “诶?”忙转过头来的夏子看见他,抱歉地一笑,就走了过来,目光却又很快地移到了长廊上。
  尽管有些奇怪但并没过问。
  看着夏子已经走过来,忍足转身的时候,似乎那个老师的训话已经结束,一直被他的背影挡着的人,转身走向教室后门。
  
  清瘦单薄,干净整洁得几乎没有褶皱的白衬衣。七川幸子?看着那个神色冷淡漠然的女生,忍足笑着诧异。
  原来刚才自己口中的倒霉鬼就是她。可是这样安静漠然的女生会惹什么麻烦呢。
  “忍足?”已经走过来的夏子抬头看着忍足。
  “抱歉。”忍足优雅地笑着,转身要走。
  “等一下!”
  
  ※
  
  忍足和夏子同时回过头,但似乎声音的主人并不是在叫他们。
  木本贵从后门走出来,拦住了一脸淡漠地要走进教室的女生,“老师找你出去是因为你跳进水池的那件事吧。”
  幸子抬眼看着木本贵,声音淡淡,“那又怎样。”
  “你为什么不说是因为我把书掉到了水里?为什么不说你是在帮我捡书?”女生因为激动而提高了声音,“装什么好人啊,谁要你帮我啊。我自己的事,自己会解决!”
  
  谁在帮你捡书啊。是老师要求我们搬书。
  谁在装好人。谁在帮你。
  你会怎么样,那关我什么事。
  
  “麻烦。”幸子干脆冷淡地说完,看也不看木本贵,绕过她要走进教室。
  一大清早地就闹事。自从自己来到这个班真的是热闹不少。女生不由得在心里嘲讽地想,还说什么要安静平淡地生活呢。
  因为木本贵的音量,教室里所有的人视线早都已集中过来,夏子也担心地望着这边,忍足也只得等她。
  “……”木本贵低下头,却在幸子要走进教室时,一把扯住她,“我才不要需要别人帮呢。”女生因激动而红了眼。
  “……”真是个罗嗦的女生。幸子大抵想得出这个女生在想什么。
  木本贵并是不在骂“幸子”,而是在骂木本贵自己,因为不甘心被自己挑衅过的人来帮自己,是个太倔强的女生。
  
  可是你要怎么样
  我没理由管你
  也没理由陪你发泄。
  
  ※
  
  女生神色淡淡地低垂着清冷的眼,漠然地甩开女生地手打算走进去。
  “对不起,请等一下。”
  第二次被拦住。幸子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忍足侑士。
  少年依然维持着第一次见面的微笑,如果只看到表层还好,优雅温柔。但再深看下去的话尽是玩味和一不小心就能掉下去的陷阱。实在让女生不怎么愉快。
  幸子漠然地看着他。看不出他这么多管闲事啊。跟他的形象和性格,一点都不符。
  
  望着冷漠的女生嘴角慢慢勾起的嘲讽弧度,忍足大致想象得出七川幸子此时在想什么,“我并不是在多管闲事。”少年笑得优雅得体而温柔,“木本贵是我的表妹,作为兄长我有义务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忍足!”略带愤怒的声音让忍足有些诧异地回头,向来温柔而从不发脾气的夏子略带愠怒地看向这边。
  
  “……”当事人的女生面无表情走过忍足,“再见。”
  “……”就这么直接地,无视我?忍足的脸上并没有惊异或生气的表情,好似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却是依旧笑得优雅,连弧度都没有变化。
  
  “七川。”长太郎也担心地看着漠然的女生,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
  女生恍若不闻,径直走到长太郎桌前,心平气和地把袋子放到长太郎的桌上,淡淡地说,“你的外套,我已经洗干净了。”
  “恩。”长太郎有些迟疑地接过外套,犹豫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生,他实在弄不懂幸子现在在想些什么。
  幸子却像没事一样坐在长太郎后面那个位子上。
  
  “……”被无视了的忍足却再次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果然是个深不可测的女生呐。她究竟打算干什么呢。七川幸子。同样善于洞察的迹部说她不过是个会些小聪明的女生。那么,究竟是谁的判断对了呢。
  而幸子只不过是嫌麻烦而懒得理会罢了。
  
  “喂。”似乎已经有平息趋势却又再掀起波澜。
  本来看见没有发生什么事,一脸无趣地打算转移开的视线又慢慢集中了回来。
  “……”幸子沉默着抬头看着重新站在她面前的木本贵,漠然的脸上慢慢带上一种“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的表情。
  “……”木本贵沉默着,终于慢慢地说,“谢谢你。”
  
  “……”几乎所有人的脸上一起出现了诧异。
  “……”而幸子低垂下了眼睛,不让别人看出自己在想什么。
  
  ※
  
  谢谢你?
  似乎在这个世界,这是第一个对自己说谢谢的人。
  甚至不喜欢被别人帮忙的女生,自然不会想要去帮助别人。
  我不过是为了我自己。
  而你却在感谢我。
  
  ※
  
  “不用。”幸子淡淡地说。
  木本贵表情别扭,但依然清晰而又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谢谢你。”
  这样的木本贵,就像那个在长廊上固执地对长太郎重复着“谢谢”的幸子,在等待别人对她的感谢的接受。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幸子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受,但她还是点了点头,“恩。”
  
  木本贵立刻露出了释然的表情,但下一秒却又扭曲起来,“以后和你井水不犯河水。”
  “……”谁会做那么无聊的事。幸子懒得理。
  虽然性格不太可爱,但也并不坏,只不过是有些小小的嚣张却有别扭而直率不起来,典型口不对心的小鬼罢了。
  
  ※
  
  “既然你是帮了我的表妹。”忍足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幸子面前,“那么,作为报答。”
  “不用了。”幸子立即拒绝。
  “别人的报答要好好回应才行呢。”忍足忍着笑意,“夏子,下午的训练,你把她带过来吧。”
  “好的。”本就希望能带幸子去的夏子显然很高兴。
  
  “……”谁答应你们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