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11  

2013-08-19 12:21:16|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只过了几天,却也能真切地感受到夏天来得迅速。
  夏日的午后有些沉闷,风也是闷热的,带着庸懒的睡意催起人们的疲倦感。
  下午的课不快不慢,徐缓而沉闷地走过。放学铃敲响,荡漾在校园里。
  
  夏子在最后一节课上课前,因为是学生会副主席而被老师叫走了。
  长太郎一如往常地收拾好书包,却看见桌前投下了一片淡淡的阴影。
  抬起头,幸子安静地站在桌前。女生依然穿着清爽简单的白衬衣,梳起的黑发有些从耳边落下,垂在肩上。
  
  “虽然昨天让你来网球部,”长太郎温和地笑,“不过,七川并不喜欢热闹的地方吧。”
  “……”幸子安静地看着长太郎。
  “昨天是随口说的。”温柔的少年这般说,“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的。”
  “……”幸子抿抿唇,“那……我先走了。”
  
  ※
  
  一直都是这样独行独立的女生。
  一直都是这样干脆果断地在别人的目光中走开,满目清冷漠然,从不回头。
  并不知道在她身后的少年失落的眼光。
  
  为什么你从不回头呢。
  为什么你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呢。
  少年的目光追随着女生慢慢消失在教室转角的身影
  
  ※
  
  而少年同样不知道。
  女生并不是绝不回头。
  只要他告诉女生,女生就会转过身来,和他去网球社。
  只是少年太温柔。
  
  为什么你要这么温柔呢。
  
  ※
  
  地区预赛开赛在即,所以木本贵道谢的那日清晨忍足才会过来找夏子。
  那么。网球部活动结束应该还需要很长时间吧。
  像是神使鬼差一般,幸子乘上去神奈川的地铁。
  也没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忽然想要去看一看。神奈川。
  
  乘地铁去神奈川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当女生走下地铁拥挤在人流中时,一瞬间有些无法反应过来此时究竟是不是真的到了神奈川。不禁嘲笑自己,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就从东京来到了神奈川。
  其实立海大是不能去的,夏子是冰帝网球部的经理恐怕很多人都知道。
  所以既不想被误认,解释起来又极麻烦。
  
  索性就去看电影。
  在神奈川有一个老旧的电影院,似乎是将拆未拆的样子。
  因为将拆未拆,已经很少人来了。在电影院里竟放起了连续剧。但本也没打算认真看。
  幸子来到电影院,距下一场电影开始还有一段时间。
  而这场电影已经开始了几分钟,但也不是很所谓。幸子干脆地买了票,两手空空地就走了进去。
  
  ※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
  
  幸子有些诧异。以前对日本电影不感兴趣。倒是听过这一句话。
  在寂地画集的《my way》中,有一句,“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是我听过最寂寞的句子。”
  当时对这句话印象极深。没想到在许晴天死后来到的世界里,却看到了以这句话为名的电影。
  人生这东西真是奇妙。
  
  当幸子走进来时,昏暗的光线让她一下字难以适应。
  原以为只是冷清,没想到却几乎是没有人。
  只有一个人。
  此时电影上的朔太郎寻找着妻子来到四国,带起了对已然长眠的初恋的回忆。
  
  幸子在最后排的座位坐下。
  朔太郎正在回忆着他与明甜美清新的初恋,在安静而空旷的电影院里,带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和怀旧的美好。
  尽管是彩色,甚至是2004年上映的,但整部电影在清新中仍带着一种发黄的感觉。
  并不是真的发黄,就像是久远的年代和时间所留下的柔软质感。
  
  或许电影院是真的老旧了。
  整场电影中,没有任何人走进来,影片安静地进行着。
  朔太郎与明的回忆,一点一滴像是细长绵延的溪水一样,穿越了时光,安静地流淌而过。
  只留下一哀伤而明亮的水印。
  
  ※
  
  早已预料到是个悲剧。
  所以当朔太郎带着重病的明想去澳大利亚,但明却倒在了机场冰冷的地板上时,幸子并没有太多的感受。
  电影静静地散场。
  女生坐在座位上等着灯亮起来。
  
  灯没有亮起来。她在黑暗中坐了很久。
  许晴天喜欢电影,但却不喜欢到电影院看电影。
  相信很多人有同样的感受,不喜欢在最感动的结束了故事的时候,灯突然亮了起来,所有在黑暗中无所顾忌展露的表情就突然被拖出来,暴露在了明亮的灯光下。
  而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往外走,逆着座位与光线。在那时,所有的感动将随着这股逆流烟消云散。
  
  “你不起来吗。即使你一直坐在那里等,灯也是不会亮起来的哟。”一个声音在不远处这样说。
  散场时灯不会亮起来的电影院?有这种电影院么。
  幸子淡淡地望向声源处,少年正拨开影院入口的遮挡着光线的黑布,刺目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少年的脸看不真切。
  只有模模糊糊的一层轮廓,以及被光线照得隐约有些发白的紫发和斯文的眼镜。但幸子还是辨认出来了。立海大的柳生。
  虽然不确定,但柳生显然也认识她,因为在看到她转过来的同时,少年明显地顿了一下。
  
  ※
  
  我们在同一个电影院,在同一时间,一起看了一场电影。
  却彼此都不知道彼此。
  
  ※
  
  在电影院入口的外面,女生平静地站在柳生面前,满脸漠然。
  “我认识你,七川。”柳生说,“以前见过。不过你可能不认识我。”
  少年的神色有些怪异,有些微微高兴似的。可是记忆中,柳生并不是这么多话的人。幸子站在一旁淡淡地看着少年没有说话。
  “你是东京冰帝的吧。怎么会来到神奈川?不用上课吗?”柳生问。
  “……”要解释起来真麻烦。幸子淡淡地依然没有说话。
  
  柳生看着眼前冷清淡薄的女生有些诧异,以前她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幸子看了看电影院门口的钟表,猜想着回到东京夏子也差不多该结束活动了,淡淡地开口,“我该回去了。”
  “恩。”柳生点点头,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还是笑了笑,“再见。”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一起看了一场电影,都不知道呢。”
  
  ※
  
  假如电影一结束你便转身走出电影院。
  假如你没有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等着灯亮起。
  假如我没有出声提醒你。
  假如你没有回过头来。
  
  我们是不是就错过了。
  
  ※
  
  面无表情的女生似赞同又似应付般点点头,说声“再见”转身便走得干脆利落,没有回头。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