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23  

2013-08-28 15:30:54|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是许晴天和七川幸子。她们一直都不明白。
  
  许然和七川夏子都没有错。
  许晴天和七川幸子的的冷淡漠然也的确永远比不上许然和七川夏子与生俱来的温柔。
  别人的看法也没有错。
  无论是谁都会先在意比较优秀的那个并与其兄弟姐妹进行比较。长时间后,就会渐渐形成如“许然就是比许晴天优秀”或是“七川夏子就是比七川幸子优秀”的习惯性想法。
  
  他们只是没有发现“许晴天”和“七川幸子”正在一点点地变优秀。他们并没有错。
  是长期在兄长或姐姐优秀的阴影下生活的那个“逊色”妹妹,自己来不及调整好心理出现了问题。
  错的是你们自己。许晴天和七川幸子。
  其余人谁都没有错。大家都只是在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自己应该慢慢学会关心体谅而温柔对待别人。不能总需要别人的爱护和小心翼翼的温柔。
  而“许晴天”和“七川幸子”只有明白这一点。才能慢慢成为真正优秀的人。
  
  ※
  
  英语课下课。女生满脸漠然地要离开座位,已经有一个女孩子走过来。
  隐约记得那个少女是和自己一起来到教室的那个。
  “夏子,今天早上真谢谢你了。”少女笑着说。
  “诶?”夏子有些诧异但仍温和地笑,“你指什么事?”
  “今天早上我忘了带伞,不是你撑伞带我到教室的吗?”
  
  “……”
  “……”
  “……”
  已经快要到长太郎座位上的女生,嘴角慢慢地勾起了一个阴冷的嘲笑。
  
  呐。你是不愿意承认“幸子也肯在雨天撑伞带别人到教室”这件事吧。
  你是觉得“在雨天撑伞带别人到教室”这样的事只有温柔的夏子会做对吧。
  你比谁都要清楚那样冷漠地想要走开的女生根本就不是夏子而是幸子。
  你也明白用白色发带梳头发的女生是“七川幸子”
  你也看到来到教室时夏子已经坐在座位上了。
  
  你并不是不知道误认了。你很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
  并且,希望“七川幸子”知道,
  即便在雨天撑伞带同学上教室,即便英语考了满分,
  在你们的心里,“七川幸子”不值一提。
  
  ※
  
  “我早上没有撑伞带你到教室。”夏子温和而清晰地说,“你认错人了。带你上教室的人是幸子。”
  “……”背对着夏子的女生背影冰冷,她没有回头。
  “……”那个少女显然也没有期盼夏子会接受,她看着幸子。
  “七川……”一直在担心的长太郎几乎要站起来。
  “……”班上似乎常常因“七川幸子”而陷入这样诡异的安静中。
  
  “……”冷淡的女生平静地坐到长太郎后面。
  “……”温柔的少年担心地看着这个面无表情,丝毫看不出她心里究竟有什么反应的女生。
  “……”女生以漠然的神色望着窗外的雨,长久地沉默着。冰一样的神色没有丝毫动摇或将要瓦解的迹象。
  “……”长太郎也沉默着。似乎记忆中,就没有什么事能让眼前的女生出现一丝的惊慌或难过。
  
  从来没有。她一直都是这样冷淡而漠然的神色。
  总是眼神平静。仿佛所有的事都影响不到她。
  或者会勾起嘲讽冰冷的微笑,让想看她笑话的人无可奈何。
  
  下课的时间在这样诡异的气氛里安静地渡过。
  在长廊外经过的别班学生会因为这里的安静好奇地往这里看一眼。
  上课时女生没有回到座位。安静地坐在长太郎的身后。长太郎也没有说话。
  夏子也没有说话。
  
  ※
  
  总有一天。
  在心房上会爬起比这更茂盛的藤蔓。
  比这更阴凉。比这更坚韧。
  最后。就再也没有谁能再伤害它。
  也再也无法进驻阳光。
  
  而我只要坐在他的身后,
  便能感觉到他的温柔无时不刻不在身旁。
  就像许晴天曾经最爱的哥哥许然。
  只要一个温厚的背影,就能为她撑起一片天下。
  而她只要安静地坐在他身后,就能安好地度过年华。
  
  ※
  
  一整节数学课上,幸子都安静地坐在长太郎身后的课桌上。
  没有书本没有练习本没有笔桌上一片空白。
  女生就以漠然的神色看着窗外慢慢安静下来的雨。
  而那个数学老师看了一眼夏子旁边空出的座位和趴在桌上的女生,没有说话。
  
  曾经以为有着那样温厚模样的数学老师多少是有些注意到自己的。
  于是在他的课上认真听讲,坐姿端正。
  作业认真完成。书写工整。成绩优秀。
  原以为至少有一个老师能注意到自己。
  而自己也能这样美好地被欺骗下去。
  
  终成幻影。
  原来自己根本就不用那样费劲心思。
  即使像这样无所谓地趴在桌上看窗外也没关系。
  
  写错了名字的画。
  不愿认出自己的女生。
  从不承认“七川幸子”的优秀的数学的英语老师。
  这些事情像是约好了般一起涌过来。
  把好不容易爬到岸上的女生再次推回黑暗深处。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激动,她是许晴天不是吗。
  那些人误认的人可是“七川幸子”,跟她有什么关系!
  是残存着七川幸子记忆的身体在作怪,
  还是……
  在前世一样被优秀的兄长的阴影笼罩下的,
  许晴天的心情?
  
  ※
  
  “七川。”坐在前面的少年忽然转过身,“没关系的。”
  “……”女生趴在桌上,以清澈而冷然的眼睛淡淡地望着少年。
  “没关系的。”少年说,眼神也同样清澈,“我一直都觉得,七川幸子你很优秀。”
  并不是七川很优秀。而是七川幸子很优秀。
  
  “所以,不要在意他们。”长太郎看着身后的女生,抓了抓头发,尽管是个温柔的少年,却觉得自己不大会安慰人,“我是说,你应该认真听课,这节课很关键,现在不听以后很难补回来的。”
  “……”女生淡淡地看了少年一眼。有些恍然地想起和她同年也同样同班,那时也像这样般坐在她前面的,总是转过头对她说要好好听课的哥哥。
  两个少年英俊而又温柔,带着温暖温度的脸,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间,慢慢地重合在一起。
  像是从前方慢慢投过来的阳光。
  
  “……”女生慢慢地坐直了身。
  “……”长太郎有些紧张地看着幸子淡淡的神色。
  “你帮我叫夏子把我的书本和笔递过来吧。”幸子这样说。
  “……”长太郎的眼里慢慢地浮现喜悦,“恩,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