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24.25  

2013-08-28 15:34:49|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觉得这两章应该放在一起,所以就放在一起了。或许当时我也应该这样子?虽然以我的个性来说不大可能。。。不过当时那女生哭得梨花带雨是怎么回事啊…事后又是呜咽了很久……难道我太坚强了~~~~擦,。。只是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哭罢了吧。。。  

                                                                        character 24

        美术课。那是许晴天或者七川幸子都喜欢的课。
  美术老师水中已年近花甲,有些花白的头发,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微笑。
  有些胖,喜欢穿大裙子,是个挺可爱的老太太。
  水中带着温和而快活的笑容推开了教室的门。
  
  “上节课我所布置的两人一组的作业,大家都已经交了上来,你们完成得很好。我对这次作业非常满意。”水中从来都不会吝啬于对学生们的赞赏。
  幸子坐回了夏子旁边。长太郎在上节课下课时离开,似乎是网球部有什么事要召集所有正选们。
  “你们整体都画得很不错,不过,其中也有些特别突出的学生。她画得非常棒!”水中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
  说着从她带进来的一堆画中翻找了,展了出来。
  
  水中的美术课是总要求两人一组完成作品。要按照学号来进行编组。
  按理应该是夏子和幸子,但轮到夏子时却是和前一个学号的人组。
  幸子就只能和下一个学号的人进行组合。
  很巧。是木本贵。
  
  木本贵只喜欢运动,不喜欢画画这么安静的活动。
  撞上幸子又刚好擅长画画,也喜欢一个人画,讨厌与别人合作。
  本来关系有些诡异的两人倒是一拍即合。
  所谓一拍即合。指的是木本贵什么事都不用做,而幸子可以一个人安静画。
  到时候美术课考试是根据以往的作业来评判的。两人一组,有了幸子,木本也不用担心成绩问题。
  
  ※
  
  展出来的画不出其料是幸子的。
  采取了很平淡的角度,从窗外望出去的天空,教学楼和玉兰树。
  但幸子在这个平淡的视角和画面里,却充分地发挥了在画画上的技巧。
  功底和实力一目了然。
  
  “……”木本笑得得意,这学期的美术成绩用不着担心了。
  “……”幸子淡淡地看着那幅画,神色平静。
  “我为这幅画打极高的分,我认为在这幅画里能够充分地体现出了作者的功底。”水中笑得满意,“我非常欣赏这位同学!这是位很优秀的学生!”
  
  “……”女生冷淡的眼里不着痕迹地掠过一丝小小的惊诧。
  还在刚才,画展和课堂上的事让她心情差到了极点,现在在美术课上,却被一个自己也同样喜欢的老师极力地赞扬和夸奖。
  ——“我非常欣赏这位同学!这是位很优秀的学生!”
  呐,这能算是对我的,认可么。
  
  水中一边把各自的作品从第一桌传了下去。
  “那幅画的作者,我相信她将来会很有前途!这些东西从她的画里完全可以体现出来。”
  水中尽管从不吝啬于赞扬,却很少这般极力赞扬,“这幅画的作者是——贵中崇子同学!”
  
  ※
  
  世界上没有绝对平坦的道路。
  世界上也没有一帆风顺的生活。
  你永远也想不到下一步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它也永远不会按照你的步调顺顺利利的走下去。
  
  所以这才叫生活。
  所以这才叫现实。
  可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也可以在阳光灿烂的晴天忽然一个霹雳。
  
  ※
  贵中崇子?那是谁?
  女生冰凉的手指在桌底慢慢地收起,紧紧地握着。
  那么薄薄的一层皮,女生的手用力得就像指骨都要从那层薄皮里突出来一样。
  上次是七川夏子,这次就变成贵中崇子了?甚至是,和自己一点关联都没有,连名字都不熟悉的人?
  你们应该已经闹够了吧!
  
  再也没有这样的冰冷感,像潮水一样从头顶盖过。
  整个人被浪压在了下面,看不见,眼前一片黑暗,无法浮出水面,无法呼吸。像要挣扎起来时,却被更大的浪推向更黑暗的深处。
  好似溺水的人,在无边的大海上,想要抓住一根稻草。
  
  “……”你们已经玩够这样的把戏了吧。别开玩笑了!女生的手在桌下抖得厉害,低着头,原本已然苍白的嘴唇此时更是白得吓人,不长的指甲此时感觉像是要陷入肉里面一般。
  并不会有麻木的感觉,而是尖锐的疼痛,清清楚楚地传来的疼痛,不是虚幻,也能感觉到的。但是,没有办法停下慢慢往手心收去的手指。
  
  “别开玩笑了!”
  听见椅子被人奋力往后退去发出时,椅子腿与地面摩擦的尖锐声音,一点点地割伤了女生单薄的耳膜,尖锐地刺进去。
  “……”神色冷淡的女生淡淡地抬头。看见了木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水中老师!那幅画明明就是我和七川幸子的作品!!!”
  
  “……”对这样的变故,水中显然一下子无法反应过来地看着眼前激动得满脸愤怒的少女。
  “那幅画根本就是不贵中崇子的!”
  “可是……”水中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画,“画底下写的名字……是贵中崇子没错呀。”
  “……因为那天赶着回家,我让贵中帮我交这幅画上去和写我和七川幸子的名字……”顿了一下的木本自言自语般地说,然而很快又变成了吼声,木本愤怒地转过头,看着坐在座位上仿佛看戏般无动于衷的人,“贵中崇子!怎么回事!”
  
  似乎有关七川幸子的事总能闹起来。
  许多人饶有趣味地转过身去看着。连水中也仍茫然地站着,没有制止她们。
  “……”贵中崇子带着诡异的微笑站了起来,也正是那个早上说没有伞要幸子撑她上教室的少女。
  “呐,木本贵。”贵中平静地一字一句地说,“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这幅画是你的呢。”
  
  贵中看着七川幸子仍坐在座位上不动声色的样子,微微的笑。
  淡定?不简单?无所谓?漠然?冷静?
  我比谁都清楚七川幸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是个凡事忍耐,顾作平静和冷淡的,不敢出头的胆小鬼罢了!
  一个胆小鬼和一个只会冲动发火的女生,能怎么样呢。
  
  这幅画不可能是木本画的,一定是七川幸子画的。自己的作品被写上别人的名字,你也真能镇定呐,七川幸子。
  现在木本贵都气得站起来,七川幸子却还是一脸冷静的样子坐在座位上。
  这种时候一脸冷静,以为还会有人夸赞你么。
  
  ※
  
  “……”水中终于反应过来,“行了!不准在课堂上闹!”
  “……”一个女生站了起来。
  水中有些诧异地望过去,她也想闹事么。可是,样子不像。
  面无表情。清冷的黑眼里像是冻满了冰。满脸漠然的女生慢慢地站起来,神色淡淡地抬起头。
  
  “贵中崇子。”女生说得一字一句的清晰,声音冰冷,冷冷地抬头,直直地看进贵中的眼里,不是漠然和冷淡。是冷漠和冰冻。
  说请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还是说你别开玩笑了?
  或者说请不要这样?
  
  你才是,别开玩笑了。
  “少给我自以为是了!给我闭上你的嘴坐下吧你!”满脸冷漠的女生冷冷地仰着脸,面无表情。清清晰晰。
  漠然平静,不过是想要一个安静的生活。
  既然那样子没办法安静,那么,就换另一个方式好了。
  我可以漠然,我也可以礼貌安静淡定。也可以当自己是什么委屈的好学生。
  但不是什么你打了我一巴掌我还要再让你打一巴掌的,温柔而博爱的人。
  更何况,你用来挑衅我的,是让我看得比生命更重的画画。

 

                                                                          character 25

 

  许晴天和七川幸子,本都是淡然的人。
  对这个世界,对所有人,都满目清冷,满脸漠然。
  安安静静,平平淡淡。
  
  所以。
  写错我的名字无所谓。
  故意认错人我也无所谓。
  你们不注意我我仍可以无所谓。
  我都可以无所谓,假装漠然地安静呆着。
  
  可是你偏偏踩中了我的雷区。
  你偏偏用,让我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要重的画画来挑衅我。
  我凭什么还要冷静地呆着看你这样侮辱我。
  我凭什么要任你将我的所有尊严和骄傲击得溃败千里。
  
  我不能像许然或七川夏子一样温柔也无所谓。
  至少。我不能丢了那像是我灵魂般,在我的身体里生根了的,重要的东西。
  即使不温柔,我一样能以我自己的方式,骄傲得活得优秀地给你们看。
  
  ※
  
  “你……我让你们坐下!”水中有些生气。
  “对不起。老师。”女生平静地说,“那幅画是我画的。”
  “被别人误认了又怎么样,别天真了你!”水中生气了,“不就是一幅画吗,为什么要伤了同学们之间的和气,影响上课呢。”
  “不是我伤了同学们之间的和气,是她伤了同学们之间的和气。”幸子眼神淡淡,“不就是一幅画?对不起,老师,即使在你们眼里那是破烂。”
  女生以平静而坚定的目光直视着,“对于我来说,我的每一幅画,都是我的生命。”
  
  “只有刚出道的,没见过社会冷暖的小鬼才会这么天真。”水中慢慢地说,“如果你要成为作家,你以后还会画许多许多的作品,还会发生很多很多的变故,你也要像这样,一幅一幅地去维护它们?”
  “对不起老师。我现在是学生。”幸子淡淡地回答。
  “……”水中平静下来,看着眼前的女生。
  “真是天真的小鬼。”水中轻轻地皱了皱眉,“将别人的作品改成自己的名字,当老师的我也会很麻烦。那么,我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内,解决这件事,不然也上不了课。”
  
  担心地看着的夏子,感觉到窗外有些目光。
  转头一看,似乎是刚好经过这里,网球部的正选们正停在教室外,看过来。
  迹部平静地看着,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似乎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女生。七川幸子。那么,你要怎么证明呢。
  让我看看吧。忍足说的七川幸子这潭看似清澈见底的潭水究竟有多深。
  
  ※
  
  并不是清澈见底的水都是浅的。
  并不是所有深藏不露的家伙眼睛都是深邃的。
  
  由此也可以得出,
  并不是所有优秀的人都会把自己的光芒展现出来。
  有许多锋芒不露的家伙,一旦把那些光芒展现出来,
  可能具有甚至足以刺伤眼睛的力量。
  
  七川幸子。
  你也会是那种家伙的一份子么。
  
  ※
  
  在画的背后。右下角有几个用铅笔写的字。
  总会是晴天。
  还是许晴天时就习惯在完成的作品背面右下角签上这一句话。
  早就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
  
  但是女生没有说。并不想把自己的习惯说出来。
  而单凭这个,也能让对方反驳“那也可能是你悄悄添上去的”。
  其实从一开始,玩这种把戏,贵中崇子就是输家。
  并且是输得彻彻底底,没有任何赢的机会。
  国中生到底是国中生。只会耍些幼稚的手段。
  
  你可以在我的画下签上你的名字。
  可你能仿照我画出那样一幅画么。
  
  ※
  
  “比画画吧。”女生平静地说。
  “……”贵中崇子一愣,“现在最多还只剩7,8分钟,画画?”
  “恩。”幸子淡淡地说。
  “……”有些惊讶,“就算是你也画不出来啊。”
  “恩。大概。”幸子眼底没有任何波澜。
  
  “……”什么啊。
  “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什么?”根本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
  “要是我赢了,怎么办。”
  
  “……”
  “……”
  “……”这家伙得理不饶人啊。
  “……”女生却没有说话。
  
  结果很明显。
  解决方式也很简单。
  甚至是让人失望。
  
  ※
  
  然而,把名字改过来之后,女生并没有坐下。
  “你怎么了。”水中皱了皱眉。
  “老师给的十分钟,还剩下两三分钟。”女生淡淡地看着贵中,“道歉。”
  全班哗然起来。
  “已经够了!她已经改过来了!”水中看着幸子。
  
  “她没有向我道歉。”女生平静地说,“是她做错了事。”
  “七川幸子你不要咄咄逼人,别有理不饶人!”
  “做错了事就该道歉。”女生淡淡地说。
  “七川……”站在窗外的长太郎忍不住轻声喊。
  
  “贵中是在乎她的自尊心,不肯道歉。”幸子没有坐下,“可是,她的确做错了事。即使我应该原谅她,也应该先由她向我道歉。而且,是她先做伤害我的事在先。”
  “你就不能学学夏子的温柔体贴吗。”哪有这么难缠的学生!
  “……”为了温柔体贴,即使她不向我道歉我也该温柔地原谅她,这才是有宽广心胸的人。我很清楚。可是,“抱歉,我做不到。”
  
  ※
  
  我一直都很佩服许然。
  就像我其实也很喜欢夏子一样。
  他们都是温柔的好人。
  即使不愿承认,我也喜欢他们的温柔。
  可是,我是七川幸子,也是许晴天。我不是七川夏子,也不是许然。
  我有自己笃定要守护的重要东西。
  
  而我相信在遇到自己笃定要守护的重要东西的时候,
  无论是夏子还是许然,都不会像这般温柔。
  因为不想失去某些东西。
  所以。
  抱歉。我做不到。
  至少现在,我不能温柔。
  
  我的确还没有接触过社会冷暖。
  也知道自己的做法很天真。
  可至少在我还是少年时能让我还给自己一片干净的天空。
  宁愿理直气壮地在别人眼里活得逊色。
  也不愿委曲求全地在别人眼里活得优秀。
  
  我是少年。
  不是刀枪不入的大人。
  
  ※
  
  “够了。走吧。”迹部转身就走。
  “怎么样,承认七川幸子是个不简单的女生了吧。”忍足微笑着。
  “只是个不温柔的人罢了。”
  “迹部你口不对心啊。”
  “闭嘴。”
  
  “我也觉得贵中应该道歉。”一个温和的声音说。
  “……”冥户淡淡地转过头看着温柔的学弟。
  长太郎却没有再说什么。
  “女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温柔。”岳人在身后说。
  “……”忍足优雅地笑着转头,“岳人你也到了别扭的年龄了啊。”
  “你……”想骂出来的岳人想到是在教室长廊外,还是沉默了。
  
  ※
  
  虽然一直相信着,
  但并不确定七川是不是真的能成为比夏子更优秀的女生。
  
  可是。
  长太郎弯起温柔的笑容。
  你已经学会要守护重要的东西了。在慢慢成长了。
  
  ※
  
  夏子看了一眼周围。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幸子的身上。
  是惊异。
  她也知道,一直以来,因为她的原因,幸子一直都在被比较,被轻视的阴影下。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比幸子优秀。而幸子也一直这样沉默而淡薄,那双尽管无比清澈,却永远也难以找到她目光焦距的眼睛,从来没有透露过一丝一毫的情绪。悲伤或欢喜。受伤或开心。从来没有,一直以来,永远的平静,不曾能找到一丝波澜,即使有波澜,也难以分辨出那是什么情绪。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所以。
  也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她的底线。
  也从来都没有人能清楚那双眼睛究竟有多深。
  也从来都没有人明白,她究竟是不是像表面那样平凡。
  
  一直以来,被轻视,被误解,她从来都是一声不吭。
  只是用一种轻薄而漠然的眼神,干干脆脆地转身。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淡薄漠然,却骄傲镇定地站在众人面前,维护着她重要的东西。
  安静。清冷。淡薄。漠然。冷淡。平静。冷然。淡然。平淡。冷漠。
  在这些词的笼罩之下,依然耀眼。尽管没有温柔的微笑,甚至面无表情,一样美丽得耀眼。
  像展翅的蝴蝶。
  
  并非是破茧成蝶。
  她比谁都清楚七川幸子。幸子不是破茧成蝶。
  七川幸子一直都是一只蝴蝶。只是太喜欢安静,性情悲喜淡薄而漠然,所以不曾展翅,所有人便都忘了,甚至不知道,那是一只蝴蝶。
  比七川夏子,还要漂亮很多的蝴蝶。
  
  ※
  
  “对你的看法改观了!”木本抱着手,站在七川幸子的书桌前。
  女生脸色平静地书本慢慢地放进书包,连眼都没有抬。
  “你那‘冷静的暴走状态’看起来真好玩。”木本一斜身,让出个可以让女生走出去的地方,挑了挑眉,“尤其是让贵中那混蛋道歉时,我差点鼓掌。本来就是她错!!”
  “……”女生歪了歪头,想了想,又从抽屉里抽出一支笔塞进包里。
  
  “我还以为你只会忍气吞声呢。”木本靠着后桌的桌子,“那些家伙以后就不敢再放肆了。你应该骂得再痛快点!”
  “……”
  “他们的表情都超级惊奇!没想到你会站起来!”
  “你究竟有什么事……”
  
  “啊,对了,水中布置有作业,就是这个,画这个东西。我讨厌这种东西!”木本把纸递过来。
  木本看起来相当男孩子气,永远一头清爽的短发和T恤。
  “今天有田径练习。反正你也喜欢画画。拜。”木本说着一把拎起书包就走人。
  “……”幸子平静地把纸放好,拎起书包,也转身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