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31  

2013-08-31 13:10:39|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迹部也会参加祭典,幸子倒没想到。
  祭典很热闹。有很多女生从未见过的游戏。
  在中国没有这样的祭典,所有的游戏与花样都带了浓厚的日本色彩。
  许多穿和服的少年少女从身边擦肩而过,笑语嫣然。
  
  “呐,我们来捞金鱼吧。”夏子停住脚步,带着略略兴奋的口气说。
  女生漠然地望过去,许多美丽的金鱼在带着微黄光晕的水里缓缓游动,慢慢摆动着漂亮的鱼尾。
  岳人饶有兴趣地蹲在了水池前,看着那些以优雅姿态游动的鱼。
  “我这里的金鱼可是特别漂亮的呀。”穿着深蓝浴衣的中年人笑得温和,招揽客人,递过一个纸捞,“怎么样,小姐,要不要试试。很便宜的。”
  “恩。”夏子立刻接了过去。
  “真的是很漂亮呀。尤其是红色的那条。”凤也蹲下来,亦是一脸饶有兴趣。
  
  “你们真不华丽。”迹部说着,脸上倒没有嘲笑。
  “在这里看夏子捞金鱼好了。”忍足耸耸肩,露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我可没兴趣,在祭典的时候跟几个男人一起逛。”
  “哼。”美丽而满脸傲气的少年一个轻轻的冷哼。
  “……”女生面无表情地安静站在一边。
  
  “啊……又破了……”显然有些垂头丧气的声音。
  “岳人!就是那一条!”夏子兴奋的声音。
  “真不怎么好捞呢……”凤轻易地捞上了红色的那条金鱼。
  
  ※
  
  他们笑得很开心。
  不是微笑。不是平日里优雅的微笑。
  咧开嘴角的笑容,欢快得放肆。
  青春与活力。不免让人心生嫉妒。
  
  ※
  
  “少年你真厉害。”中年人把破的捞子收到一边,把金鱼放入盛了水的白色透明塑料袋,温和地笑着递过去。
  “谢谢。”凤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来。
  “……”少年略一抬头,就看见了正安静地看着金鱼的女生,清冷而极黑的眼里映入了红色金鱼的淡影,有了种金鱼在那双清澈却又极深的黑色眼底缓缓游动的美丽错觉,一时间,那双清冷的眼里仿佛流光溢彩。
  顿时的惊艳。
  
  昏黄的灯笼光芒像雾霭一样轻柔地笼着女生,让女生清冷淡然的眼里有了真实的触感。
  清清楚楚地站在眼前,真真切切地活在世界上。触手可及。
  被抹去了锋利而尖锐冰冷的棱角,此刻站在眼前的,不过是个少女。
  淡薄的,却又美丽的少女。
  其实幸子要比夏子好看一些。岳人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给。”凤笑着,把金鱼递过去,笑得温和,又有些害羞,“金鱼。”
  “……”女生有些讶然地抬了抬眼睛,淡淡地看了一眼少年,平静地开口,“给我?”
  “恩……”凤点点头。
  “……”那条金鱼真漂亮。女生没有拒绝,伸出手,接过金鱼时冰凉的指尖略略触到少年温热的手心,女生淡淡地垂下眼眸,“谢谢。”
  
  ※
  
  迹部站在一旁不出声。
  第一次知道。刹时惊艳的感觉。
  一直以来以为七川幸子的平凡。
  究竟是她真的平凡。还是自己一直都看走了眼?
  
  ※
  
  从小就知道,水火不相容。
  女生一手拎着袋子,一手轻轻捧着袋底,水冰凉的质感隔着透明的,薄薄的塑料袋传过来,却有一种出奇的温暖。
  不是一团火的感觉,是一团昏黄的光的感觉。
  带有温暖气息,不会灼伤人,却也无法分辨出那温暖究竟是真实亦或虚幻。
  
  那条金鱼的颜色红得像一团火。
  缓缓地在冰凉透明的水里面,以优雅的姿势游动,慢慢摆动着像火一样的尾鳍。
  有种火与水也可以相容的感觉。
  那么,火与冰是不是也可以相容?
  女生冒出这样的想法。
  有没有,即使在一起也不会熄掉火的冰和不会化掉冰的火呢。
  
  每个人都会对自己或别人立着隔离的大堤,只不过有的人显而易见地表露出来,有的人藏在微笑的后面。
  这些大堤并不全是隔离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距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而这个大堤便依着各人的性子起着各种保护作用。
  并不一定要因为想要和某个人做朋友,想要和某个人亲近,就必须冲破那个大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在大堤的后面,安静而平淡地对你们微笑,随时看到你们。
  便是我最想要的距离。
  
  既能够保护我,也能够不伤害你们的距离。
  
  ※
  
  个性安静漠然的七川幸子或许晴天。
  保护着她们的大堤便是一座冰山。
  而她们需要的,并不是可以融化那座冰山的火。
  而是,即使隔着那座冰山,一样可以进驻她们心里的阳光。
  需要的是温暖,而不是灼伤。
  
  ※
  
  凤侧头看看旁边神色平静淡然的女生,眼底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但仍可以看得出,微微的欢喜。
  还有,以小小的弧度,微微弯起的,有些冰凉的苍白嘴角。
  苍白的脸色,被柔和的昏黄灯光,带了些温暖的色泽。
  
  棉花糖很甜。章鱼烧很香。西瓜也很有夏日味道。
  在祭典灯笼那暧昧而模糊的昏黄灯光下,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明亮的,投映在黑色瞳孔里的明黄,像一朵散发着夏日气息的向日葵在盛放。热烈明亮而张扬。
  心里的确是有着微微欢喜的。更确切的说,是心里怀旧的记忆有着微微的欢喜。
  七川幸子的,亦或是许晴天的皆有。
  
  七川幸子与七川夏子拉着手。
  而许晴天坐在比她高不了多少的孪生哥哥许然的肩头。
  两张不同的,稚嫩的脸上是相同弧度的粲然笑脸。
  但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是她们还没有学会面无表情和冷笑以前的事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不能像以前一样地笑了呢。
  女生淡淡地抬起低垂的眼帘。所有的欢声笑语混在一起,一次次地想要掀起女生清冷眼底的波澜。
  
  夏子笑起来很漂亮。
  岳人笑起来很天真。
  凤笑起来很温柔。
  忍足笑起来很戏谑。
  迹部笑起来很优雅。
  冥户笑起来很淡然。
  慈郎笑起来很单纯。
  日吉笑起来很开心。
  
  在光线昏黄的灯笼下,女生凉薄的神色略略柔和,眼底却依然清冷漠然。
  所有人都在一起笑。唯有自己面无表情。
  
  ※
  
  在神奈川的时候。
  “七川不太喜欢说话啊。”慈郎又咽下一口蛋糕,“也不笑。”
  “女生要多笑才好看呢。”丸井补充,“七川你很漂亮,应该多笑一些。”
  
  在地区域赛的时候。
  “七川。”大石温和地说,“多笑笑对身体有好处。”
  “七川你很漂亮,应该多笑一些。”英二说。
  
  ※
  
  幸子很突然地想起了这几句话,以及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那些少年脸上温和而有诚恳的神情。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自己想了些什么?
  女生慢慢地拧起了眉。好象和夏子有关。
  
  “……”就像夏子那样?女生垂着清冷的眼眸默不作声。
  
  对了。当时自己想的是,“就像夏子那样?”
  就像夏子那样……
  这句话在幸子的脑海里反复掠过无数次之后,幸子突然顿住了脚步。
  终于想起,年幼之时自己为什么要面无表情的原因了。
  
  来到这里时约是三月末四月初,在时间上处于春末夏初,尽管在气温上仍然是有着春寒的暮春。
  现在也不过是五月的中后旬,夏天几乎才刚刚才到这座城市,慢慢进入轨道。来到这里不过一个多月。
  幸子面无表情,神色冷淡地站得手脚冰凉。
  自己居然已经开始熟悉七川幸子和她的环境,她的记忆,快要忘记自己是许晴天了?
  
  这句话好象有些不对劲。
  究竟自己是许晴天。
  还是自己曾经是许晴天?
  女生手脚冰凉,凉意像某种在黑暗里滋意生长的绿色冰凉藤蔓,从脚底的大地上长出,爬上自己的身体。说起来,作为许晴天在日本写生的那段记忆,几乎变成了空白,就像被吞噬了一般。
  
  我该忘掉许晴天吗?
  我应该成为七川幸子吗?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