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character 30  

2013-08-31 13:09:51|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祭典在晚上举行。
  这个夜晚不够清朗,有些乌云,也没有月色和星星,夜色有些朦胧和模糊。
  祭典沿路的两边挂满了灯笼。其实并不是那种颇有风味的灯笼,里面没有摇曳的烛光,灯笼也不是竹架做成的糊着纸,也没有谜语在上面。
  这些灯笼不可避免地带了现代化的感觉,但是在灯笼的外面,仍是用心地糊了一层纸,用毛笔沾黑墨写着大大“祭”。
  那些灯光从纸中透出,显得很模糊,像是蒙了薄薄的雾霭般昏黄的感觉,所有眼前的景物都被这种昏黄模糊起来。
  
  沿着石阶慢慢地走过去,祭典的地点在阶梯的尽头,路的两旁是黑色的树影和模糊的灯笼。
  而阶梯尽头,是一片灯海,涌动的人潮,还有潮水般,一次次击在海崖边,泛出白沫,发出巨大声响的人声。
  像是沸腾的水,慢慢往外冒着白泡,与阶梯的安静冷清黑暗形成鲜明的对比。
  女生忽然想起,许晴天以前,才刚懂事的时候,就看过一部电视剧。
  
  ※
  
  有些烂俗的,有关仙女。那台破旧的电视信号很差,屏幕很不清晰,不停地拉成灰白的一片,并且传出沙沙的刺耳的声音。
  很老的古装片,那时的拍摄技术也不怎么样,看起来都是土黄色的一片。
  “我再也回不去了。”
  那时,许然在院子里不停地拨弄着一个破旧的足球,而许晴天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根本就看不出年代的小说。
  一直在大声制造噪音的电视机中,突然传来了这样一句话。
  
  许晴天慢慢抬起头,盯着信号差得已经看不清屏幕的电视。
  “沙沙”的刺耳的声音,一点点地刺激着耳膜,每一次都在挑衅着女生的极限。而那个带着淡淡忧伤的声音,在这样的杂音里,这样清晰而平静地传来。
  屏幕里的那个女子,穿着式样简单,淡淡的,甚至能看出已经挺旧的衣裙,却让许晴天惊为天人。
  细腻而又清澈的眼神,淡淡的神色,五官清秀,却多出一份淡然。
  
  “我再也,回不去了。”
  那个女子站在阶梯上,她的身后那高高的阶梯,穿过云层,是令人向往的神界,而她的眼前,那低矮的地面,是庸俗而喧闹的人界。
  一个是美丽,神秘而优雅,一个是平淡,炎凉而俗气。
  但是,在那广袤的大地上,某一处站着她最爱的人。
  女子慢慢地回头,望着曾经陪伴她多年的地方。在那不清晰的电视上,可以清晰看见女子眼里的犹豫。她犹豫了。
  “……”在女子犹豫的时候,地面上传来这样一个模糊的声音,被“沙沙”声掩住了,听不清在叫什么,隐约是呼唤一个人的名字。
  “……”女子转过身来,阶梯的尽头,站着那个她最爱的人。
  
  不温润,不俊雅。只是挺白净的一书生,甚至有些土气。
  穿着破旧的麻布衣,还有沾了泥的布鞋,那个书生就站在地面上,阶梯的尽头,看着那女子微笑。
  于是那女子毫不犹豫地奔了下去,再也没有回头。
  
  ※
  
  朝着她所爱的人的方向奔跑,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
  
  ※
  
  真讨厌那样热闹的地方。习惯了清净的耳朵如此厌恶那样吵闹的声音。
  像是在闷热在夏夜里,在睡觉时,无数的蚊子在耳边飞来飞去,一齐发出“嗡嗡”声那般令人厌恶。
  女生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朝着阶梯上方走。
  “幸,幸子?”一直在身旁的夏子错愕地转过身看着走得干脆利落的女生,“你去哪里?”
  “我要回去。”幸子淡淡地抿了抿唇,漠然地说。
  
  “啊,啊?怎么了,为什么……”夏子有些愕然。
  她从来都不明白幸子。既然都来到这里了,索性就走走吧。
  为什么总是能因为不喜欢,就那样帅气得丝毫不脱泥带水地转身,把一切抛在身后立刻就走呢。
  “……”冷冷地走上阶梯的女生没有出声,也没有回答。
  
  “七川?”身后传来一个温和而又略略疑惑的声音。
  “……”女生慢慢地顿住了脚步。
  “那边……是出口呀……”长太郎疑惑地问,温柔地微笑着,“啊,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女生没有回头,静静站在那里,安静而冷淡的背影像一座优美的雕塑。
  “七川?”
  
  ※
  
  幸子漠然地回过头,淡淡地抬起一双清冽的眼睛看着台阶尽头的人。
  台阶尽头是一片灯火通明,那里的灯笼很多,长长地连成一片,像是一条最光明的道路,反射出那样耀眼的光。
  那些笑声和喧哗一点点地,像水一样落入女生的耳中,慢慢渗进去。
  那么多灯笼一起透出来的光,模糊了少年的脸。
  就像是几个星期前,那个逆着光朝她走来的温柔少年。
  
  这次,在这样模糊却又盛大的逆光中,女生再也无法看清少年的脸。看不见他曾经对她露出的干净笑容。
  但女生还是平静地走了下去。带着她的冷淡和漠然的眼神,静静地走下去。
  这段台阶很长,所以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听到,自己的木屐敲击着石板发出的清脆声音,在树林里带出浅浅的回音,平平静静,空空落落。
  而自己一点点地远离安静,一点点地接近喧嚣。
  
  记忆里,是那个让许晴天惊为天人的女子,带着她淡然的眼神和淡定的微笑,毫不犹豫的奔去她那真实而虚幻的幸福。
  而现在的七川幸子也是这样,安静地,一步步地走下去。
  但是,那是不同的。有着本质的区别。
  
  ※
  
  “你们?”幸子慢慢地走下来,微笑着的少年,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女有些疑惑。
  两个少女都披散着黑发,穿着漂亮而合身的和服。
  一套是清淡娴静的白色,在下摆有一朵极大的,造型简单的淡绿色大花朵,腰带也是淡绿色。
  另一套是鲜艳的红色为底,和服上分布着许多金色的金鱼,款式活泼外向热烈,充满生气。
  
  “怎么了,长太郎。”穿着清雅的白色和服的少女露出温柔的笑容。
  “我以为……幸子穿的和服,应该是,比较安静一点的。”长太郎有些疑惑地抓了抓头发。
  “你认出来了啊。”夏子微笑着,“其实,本来白色的是幸子的,红色的是我的。但是两件衣服的尺寸好象弄错了呢。”
  夏子与幸子的身型尽管相似,其实不大一样。幸子要比夏子瘦一些。
  并不是夏子胖的缘故,幸子的瘦是带着些病态的。小时候,七川幸子曾得过一场重病,之后就一直瘦下来,就像现在苍白清瘦。
  
  “是这样啊。”感觉怪怪的,热情外向的夏子穿着安静素雅的和服还好,但是……
  站在她身旁的女生面无表情,神色冷冽,即使穿着和服也显得清瘦,却穿着大红还有金鱼的和服。
  “很难看吗?”夏子歪了歪头。
  “不,没有那回事。”少年立即红了脸,显然有些慌张地摆摆手,“不会难看……”
  “呵呵。”夏子笑了起来。
  
  “我觉得,七川,穿这件和服很漂亮……”少年微笑着说。
  “……”一旁安静不语的女生淡淡地抬起薄薄的眼皮。
  
  ※
  
  不但没有衬得女生更加苍白无力,反而给她苍白的脸色添了丝淡淡的红。
  在这样热烈的红色映衬下,那双淡淡的眼睛明亮而清净,眉眼干净淡然,更显淡定。
  原本过于清冷的神色,略略柔和,就成了清淡,带着些微凉的,不易察觉的柔和。
  白皙的肤色和清净的神情,与红衣形成对比,却更显得出众。
  并不会显得特别美丽惊人,却是淡淡的,凉凉的,带着些微苦的感觉,清清冷冷,慢慢渗透。
  
  ※
  
  “你们都在这里啊。”半认真半戏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穿着深蓝浴衣的少年笑得优雅,眼底看不出一丝波澜。
  “……”女生淡淡地望进去,少年却缓缓移开了目光。
  “既然都在这里,就一起去玩吧。”慈郎立刻提议。
  “大家一起才热闹啦。”夏子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