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37  

2013-09-07 18:38:31|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晴天的十七岁。或是七川幸子的十四岁,都是有着大片青春渲染的年龄。
  还有很遥远的路途,还有很漫长的岁月。在那样的路途和岁月中,还会有很多很多年的夏天,还会有很多很多有着聒噪蝉鸣,泛滥白光以及绿影的夏天,那些很多很多的夏天里,还有很多很多的萤火虫与烟火。
  物是人非。
  毕业的很多很多年后,冰帝的教学楼的藤蔓依然浓密茂盛,绿得像一片海洋,每天的夏天二年级教学楼的转角也依旧盛开着向日葵。可是,那些过往的青春,在某一日的夏天午后,在通往学校那条干燥闷热的马路上,仿佛不甚落于此的水珠,渐渐蒸发。
  
  十七岁的夏天。十四岁的夏天。
  我们还会有很多很多的夏天。
  ——我们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十七岁或十四岁了。我们以为还会重复无数次的夏天,其实有许多也不会再来了。
  每一年,每一个夏天,都不会再来,都值得我们珍惜。
  
  ※
  
  “你所想要的东西,你不会自己大大方方地争取么。”
  夏子的表演结束后,幸子静静地走到后台,却被岳人拦住了路。那个面容精致漂亮得像娃娃一样的红发少年,眼底有些她看不懂的愤怒。
  “……”女生并不作答,只平静而面无表情地看着岳人。
  
  ※
  
  并不是不喜欢夏子。
  也并不是喜欢你。
  我所喜欢的始终是夏日里最盛的那朵夏花。
  可是。
  
  在黑暗中生长的绿色植物,努力地开着花。
  记忆里一直存着七川幸子独自一人在音乐社里练习唱歌的情景。
  世界上有那么多夏花,每一朵夏花都有不同的姿态。
  夏天的萤火虫,清风,西瓜,烟火都是以一个侧面的姿势盛开的夏花,并且是比夏花,更长久地拥有美丽的事物。
  
  夏花是美丽至极的事物。
  萤火虫,清风,西瓜,烟火都是以一个侧面的姿势存在的美丽至极的事物。
  七川幸子是一朵以侧面姿势盛开的夏花。
  并且是一朵不会凋零,静静盛开,清凉干净淡然的夏花。
  
  ——岳人
  
  ※
  
  “不会不甘心吗?”岳人迎着面无表情的女生问,“很努力地练习,却没有能展现。七川幸子,我不相信你甘心。”
  “所以?”女生淡淡地看着岳人。
  “不甘心地话就去争取啊。”岳人几乎要丢她一个白眼,“还等什么啊,都说了你想要什么根本不用想那么多!大大方方去争取就可以了!”
  
  ※
  
  “老师,请让许晴天去日本吧!”
  
  像是从记忆模糊的水面里,慢慢浮现出的清晰内容。
  还是在许晴天那个世界时,已经是临近夏末,接近了暑期的尾声,画室的老师说,“有五个去日本写生的名额,想要参加的人举手。”
  沉默至此的许晴天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画室老师用期待的眼神鼓励着许晴天,而镇定自若的许晴天实则觉得尴尬万分,格外狼狈。
  等待着的老师露出些许遗憾而失望的眼神,终于走了。
  
  得知后的许然立即拽过许晴天到学校里。
  夏天的傍晚存着些温热的气息。站在许然身旁的许晴天恍惚间竟有些出神。
  大地的余温在脚下慢慢消散,天那端的夕阳慢慢沉下,那些藏在林里的蝉鸣,显得越发地悠长,却带了些凉薄的意味。像是夕阳一沉下去,它们也随之消失,然后一直沉睡到来年夏天来会醒来。
  听到许然的话,还待在画室里未走的老师神色淡然,“我就知道你会来。”她平静地说,“但我想听许晴天的意见。”
  许晴天的视线从窗外收回,落在老师的脸上。
  
  ※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岳人的神色很不满。
  女生漠然的眼神,越过他,落向站在他身后几米开外的凤。
  凤站在那里,安静地微笑,嘴角微扬成一个温柔的弧度。银灰头发剪得很短,柔软得像某种小动物却又显得格外精神,但眼底还有些隐隐的害羞。
  如果没有抓住那个机会,现在许晴天那个世界,夏天早已结束,也不会比别人多出一个十四岁的夏天,尽管是以“七川幸子”的身份。
  如果没有来日本,也不会出车祸,也不会来到这里。
  
  而那些都无所谓。
  重要的是。
  凤长太郎,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七川幸子!”岳人临近发飙,顺直漂亮的红发几乎要竖起来,像一只弓起背的猫。
  能遇见这群眼神干净明亮的少年真是太好了。
  
  ※
  
  那个夏末的傍晚,有着快要下雨的预兆。
  然而从窗外投映到老师与许然眼里的夏末黄昏的余光,温柔而格外明亮。
  许晴天在那样温柔的目光里,神情淡淡地用平静的语调对老师说,
  “老师。我想要去日本。”
  身后的黄昏余光,淡化作水墨般淡淡的夜色,湮没里最后的凉薄的蝉鸣。
  
  ※
  
  ——我们还会有很多很多的夏天。
  ——我们再也不会有第二次十七岁或十四岁了。
  每一年,每一个夏天,都不会再来,都值得我们珍惜。
  
  要怎样做,早已决定了。
  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夏天,一旦结束,就再也不会重来了。
  每一次机会,都是唯一的机会。
  
  ※
  
  “迹部知道又一种花叫做昙花吗?”
  “……”迹部没有什么表情地直视前房,但神情里明显有一种“你在耍我吗”的意味。
  “……”忍足不在意地笑笑,“你知道它为什么要在夜里开放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迹部缓缓地转过头,用一种意味不明而又十分锐利的眼神,平静而一字一顿地说,“七川幸子?”
  “不。”忍足微笑,“非要说的话,昙花在夜里开放,不过是习性使然。”
  “……”迹部不满地眯起眼。
  “只不过,看到昙花时,”忍足扶了扶眼镜,“我才知道,黑暗里也可以盛开出这样美丽的花。”
  
  毫无疑问,夏子理所当然地得了第一。
  对于意料之中的事情,冰帝的学生显然没有太大反应,比赛结束,整齐地站起来鼓掌,然后重新坐回座位,等待着礼堂的灯光像电影散场时一样地亮起。
  走到台下的夏子坐在人群中,不停地收到传递而来的鲜花,后面坠着一张精致的卡片。礼堂里有些小小的喧哗,但音量始终控制得很好,等着走出礼堂。
  夏子对每一个送花来的人认真地说着谢谢,微笑像一朵丰润的花。
  
  ※
  
  灯光终于亮起。
  从最后排开始起立,平静地排着队伍有秩序地走出去。
  已经走到门口的夏子闻到一阵清香,下意识地开口问,“是什么气味?”
  “就是刚才忍足说的昙花了。”走到前面的迹部回头,指了指旁边的花圃。
  忍足有些恍然大悟般看过去,黑暗里色泽黯淡的花圃里有几抹显眼的白色。
  
  “最后……幸子……”
  “忍足。”夏子忽然顿了顿脚步,“你有没有听到刚才从礼堂里传来什么声音?”
  “好象有七川幸子的名字。”身后有人抢着回答。
  “幸子?”夏子愣了愣,“好象我表演结束后一直都没有看到……”
  “啊,迹部,你说得对,的确是昙花开了呢,花香都弥漫到这了。”
  夏子与迹部同时转头看笑得优雅而冷静的深蓝发色少年,眼镜后的闪着些狡黠而模糊的光芒。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