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醉金迷 烟花风月

 
 
 

日志

 
 
关于我

愤世嫉俗不可一世恃才傲物骄傲清高,却又时时刻刻被自己自卑的软肋刺痛,永远都不能无视流淌在血液里的怯懦和软弱,继而产生了无垠的记恨和绝望。

网易考拉推荐

character 39  

2013-09-08 12:34:43|  分类: 总会是晴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晴天不知道的。
  但其余人都记得清清楚楚。
  
  例如本只是绕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却看到了自己暗恋的少女——那个在自己心目中完美如女神般的夏子关掉总电匣的岳人。
  例如因一时冲动,待反应过来之后,惊觉自己已经将总电匣关掉了的夏子。
  例如单纯美好只道世事安好年华温暖的凤,担心着站在台上的女生而慢慢皱起了眉。
  
  ※
  
  有水慢慢从脚底上涨,或是自己慢慢沦陷入一个温暖潮湿黑暗的沼泽里的感觉。
  呼吸慢慢开始艰难,动弹不得,挣扎不得,哪怕是想要呼救,连声音也一并被淹没了的感觉。
  即使挣扎,也不过是更快地沦陷;若不挣扎,仍也是要慢慢沦陷。终是万劫不复。不过是时间问题。
  前方没有未来,身后没有退路,是如被夹在两道深渊间,用微弱的呼吸,苟且而生的感觉。
  
  夏子僵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然而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这么定在那里,谁也不动。
  夏子低着头,不动声色。
  岳人看着夏子,也默不作声,即使想要说什么,张开嘴,都无法发出声音。
  应该说什么。找不到一句适合现在的场景时间的话来打破这种尴尬的沉寂。
  
  一直暗恋的,温柔美好优秀如同夏花如同日光的夏子。
  因为夏子而一直讨厌的,冷淡漠然安静得让人忘记她存在的幸子。
  此时的天平,不知该倾向哪方。
  一直以为的,想要利用夏子的幸子。
  真切看到的,在幸子开始散发光芒时不甘而一时冲动竟关掉总电闸的夏子。
  
  ※
  
  “夏子,你……在干什么?”岳人艰难地出声,听到自己的声音不知是紧张或是什么,暗哑得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明明什么都看到了,明明想要装作没有看到逃走,最终却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是在期待着吧,期待着夏子可以一如既往地温柔笑着回过头来,云淡风清地说,“没什么呀。”
  
  然而夏子一声不吭,就这么站在哪里。
  她甚至没有抬头看岳人。
  “喂……”潜意识里想要发出什么声音来打破这样的沉静,然而岳人张了张嘴,声音像被卡住了一样,竟是什么都没有发出来。忽然哑了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岳人是侥幸地希望着夏子是哑的,这样,他就可以自欺欺人地解释着,夏子不回答他,只是因为她说不出话。
  
  但即使只是想要自欺欺人也无能为力。
  夏子的声音,即使是睡梦中,他也能清晰地想起来。
  一声声一遍遍,反反又复复,日日夜夜从不停息,回荡在他的脑海里烙成岳人少年时代最美好的映象。
  然而现在,岳人能听到,那清亮干净的映象如玻璃般清脆地断裂成两半的声音,把年华与暗恋一分为二。
  
  呐,这不是真的吧。
  
  ※
  
  一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爱护有加的妹妹。
  另一边是自己暗恋的少年。
  
  夏子定定地站在黑暗中,没有动作。
  然而有酸涩感涌上鼻尖。再怎样故作不在意,极力地想要无视它,都是无济于事。
  
  是真的喜欢幸子,是真心爱护自己唯一的这个妹妹,也是真的,想要帮助她,乐意看着她变优秀。
  这些都不是假装的,都是真心实意的。
  但是。
  十三四岁不是个太伟大的年龄。
  
  夏子觉得鼻子很酸,连带着眼睛慢慢地有些肿胀地感觉,她拼命地在黑暗中睁着眼,不让眼泪落下来。
  那也只是停留在,“愿意看着她优秀”的程度。
  看到她慢慢地有了超越自己的趋势,有慌张,不甘,甚至是嫉妒。
  明明知道是不该有的,明明知道衷心祝福她才是对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妹妹呢。
  但是,没有办法做到啊。
  
  尤其是,明明知道着自己暗恋的少年喜欢着妹妹。
  日日看着那个少年对幸子的关心日益增多。
  
  ※
  
  “一时冲动……”夏子低声说着哽住。这样解释,是想要逃避责任吗。
  “……”岳人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然而夏子想是忽然平静了下来。
  ——“呐,岳人,你知道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一直喜欢着凤啊,从开学到现在。”平静地陈述着。
  “我对他表白过,可他不知道呢。”似乎带些欢快的笑意。
  “我很希望他注意我。”仿佛依然是轻快地笑意,却带着微微的颤意。
  “但是……”所有的笑意一起哽住。
  ——“他喜欢的是幸子。”少女终于哭了出来。
  “岳人……我怎么才能甘心。”
  
  怎么样教会自己去甘心和放弃。
  因为一直比幸子优秀,而一直被与幸子比较。
  其实当父母说起夏子多么多么优秀,幸子你要学学她时,夏子是想要帮着幸子说几句的。
  然而不习惯顶撞父亲,一直都没有开口,只是语言苍白地重复着,“幸子其实也很优秀的呀。”
  
  即使是个不合格的姐姐,但并没有觉得自己怎么错。
  比幸子优秀。被拿来比较。都不是她的错啊。她的错只是没有敢大声地出声去维护和保护自己的妹妹。
  夏子捂着嘴,却怎样也没能掩埋住呜咽声。
  有两个孩子,在对比之下,总不可能两人都一样,总会有一个比另一个优秀,一定会被对比。
  最不甘心的是。一直默默地喜欢着的凤,对幸子的温柔。
  
  她没有抬头看岳人。
  在黑暗中,夏子抬手捂住了嘴,终于抽噎哽咽起来,看到泪水从自己的鼻尖滑落下去。
  终于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拼命地抿着嘴,仍然无法控制住眼泪。
  
  ※
  
  若是谁惹哭了夏子,平常的岳人必定会像只发怒的猫一样竖起全身的毛,怒气冲冲地去揍那个人一顿。
  但是岳人就这么看着夏子落泪,竟是僵在原地,一声不吭。
  看到那落在木质地板上的水,在黑暗里呈现出一种明亮的水迹,晶莹而透明。
  眼泪本该是带些温热的,然而此刻岳人却只能想到一种冰凉清澈的质感,就像……
  那个女生漠然冷淡清冷的神情。
  
  明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站在面前哭泣。
  然而他却想起另一个曾经那么讨厌的人。
  明明知道看到女孩子在面前哭要去安慰她。
  但是。
  却没有办法再那样自然地走上前。
  
  ※
  
  谁拉住我谁救救我
  我从高空狠狠地坠落
  谁叫醒我说这是梦
  ……
  你没有错我没有错
  ……
  你挣扎过你要我懂
  那谁来懂我心里的黑洞
  我从来没有这么渴望你欺骗我
  掀开一切千疮百孔
  明天到底怎么过①
  
  ※
  
  怎么会不知道暗恋一个人的滋味。
  怎么会不知道暗恋的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滋味。
  怎么会不知道他/她喜欢的人是自己很亲近的人的滋味。
  他全都知道。
  
  岳人看着夏子。
  黑色的,巨大的旋涡逆袭。
  如同开学那日落在地上的网球形成的光河一般的时间洪流。
  躲不过。
  
  ※
  
  有些奇怪而过来看看,站在不远处的迹部看着他们。
  忍足和穴户对望一眼,皆是无可奈何地沉默地苦笑起来。
  爱莫能助。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